廣州話的語序異常現象

引言

傳統語法學和當代的轉換生成句法學均著重研究「語言」(套用現代語言學之父索緒爾Saussure對「語言」 Langue和「言語」Parole的區分),即某個語言社群中某個理想的語言使用者在理想狀態下所使用的語言。這種 研究傾向於排除語言以外的因素(包括社會的、語境的、心理的因素)。

跟前述學科不同,社會語言學(Sociolinguistics)則著重研究「言語」,即人們在實際環境下使用的語言,這 些實際環境往往是語言以外的。由於不同語言使用者往往處於不同的環境,他們實際使用的語言便各有不同, 此即社會語言學所著重研究的語言變體(Variant)。

把上述兩種研究傾向套用於語序(Word Order)的研究上,我們可以看到傳統語法學和當代句法學著重研究語言 的各種正常或居於主流地位的語序,例如劉煥輝在其《言語交際學》(註1)中所列出的現代漢語的各種正常語序 。廣州話作為漢語的一種方言,它的語序跟漢語語序幾乎完全相同(註2),因此本文亦採納《言語交際學》的說 法,把廣州話的正常語序歸納如下:

  1. 主語(Subject)在前,謂語(Predicate)在後
  2. 謂語在前,賓語(Object)在後
  3. 定語(Attribute)、狀語(Adverbial)在前,中心語(Head)在後
  4. 中心語在前,補語(Complement)(或稱「後狀語」)在後(註3)
  5. 在複合句(Composite Sentence)中,偏句(Subordinate Clause)在前,正句(Main Clause)在後

雖然傳統語法學也有提及某些語序異常現象,但這些異常語序往往只被視為修辭手段或者某些特定詞項(例如英 語的only)的特別用法。

不過根據筆者的觀察,上述的語序變位現象在日常口語中是大量存在的(儘管「大量存在」不等於「佔大多數」 )。筆者在日常生活中便發覺在自己和親友的對話中時常出現這種語序異常現象,例如有時我們會說「我好緊張 呀而家」而不是通常的「我而家好緊張呀」。因此從社會語言學的角度看,這是一種值得研究的現象。本文正 是以這種語序異常現象作為研究對象。

研究範圍的界定

必須說明的是,本文所研究的「語序異常」不是一種修辭技巧,而是恰恰相反,這種異常情況是在說話者沒有 細心組織說話的情況下說出來的(即「非正式話語」Casual Speech)。

其次,在著手進行研究前必須清楚界定語序異常現象的範圍。在本文中,「語序異常」是指與通常的廣州話語 序有異的現象,例如把主語置於句子的最後,但不包括某些人在有準備情況下(例如演講)所使用的修辭技巧。

此外,必須說明本文所研究的語序異常現象跟廣州話(以及漢語)中的「主題句」(又稱「主題-評述」Topic- Comment)結構(註4)是不同的。在漢語(廣州話亦如是)中有一種常見的「主題-評述」結構,例如「呢個問題我 唔明」。表面上看這句子不合通常語序(通常語序是「我唔明呢個問題」),但根據當代句法學的研究,這是一 種正常的句法現象,不僅存在於日常口語,也大量存在於書面語中,因此不屬本文的研究範圍。

除了上述的「主題句」結構外,以下一些句法現象也不屬本文的研究範圍,包括:插入語(Insertion)、呼語( Vocative)以及某些帶熟語(Idiom)性質的成分,例如「你識佢,係唔係?」中的「係唔係」。雖然上述句法現 象可以「還原」為通常語序(例如上句可以改為「你係唔係識佢架?」),但根據筆者的觀察,這些句式也常常 出現於講者有所準備的話語(即「正式話語」Careful Speech)中,因此也不屬本文的研究範圍。

綜上所述,筆者把本文所研究的現象定位為廣州話的「語序-語體變體」(Word Order-Style Variant)。此名稱 乃來自社會語言學家列舉的語言變異三大要素,即語言方面(Linguistic)的、社會方面(Social)的和語體方面( Stylistic)的變異 。

在語言方面,本文研究的是一種語序上的變異,表現為句法成分偏離它們的「常位」。在語體方面,本文研究 的是一種非正式話語,這種口語與正式話語有異,而後者是傳統語法學和當代句法學著重研究的對象。

因此本文研究的現象是一種雙重性的變異,既是一種語序變異,亦是一種語體變異。至於社會性方面,筆者假 設語序變異並非一種社會變異,即任何年齡、性別、教育程度、社會階層的人(指說廣州話的人)的說話中均可 能出現語序異常現象,關於這點本文稍後會再討論。

研究假設

這項研究有兩個假設:

假設1:各種句法成分(主語、謂語等)都可能偏離「常位」。

假設2:語序異常現象普遍出現於非正式話語,但較少出現於正式話語中。定量地說,即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隨 言語的正式程度而遞減。這裡所說的「正式」是指講話者對其說話有所準備,可以是照稿讀的講話,也可以是 在講話前心中已有一個「腹稿」,而話題通常是較嚴肅的話題(例如學術性、政治性的話題等)。

檢驗假設的方法

檢驗假設1的方法是在日常對話中搜集各種語料,記錄各種類型的語序異常現象,看看哪些句法成分可能偏離常 位。語料的來源包括:多種類型的電台節目(如新聞報導、嘉賓專訪、聽眾來電等)、會議和課堂上的對話、日 常與親友的閒聊以及網上論壇(Forum)。其中最後一項雖然屬於書面形式,但由於在論壇上留言的人常常使用口 語,因此論壇上的語言在某程度上接近口語多於書面語,也有可能出現語序異常的情況。

在上述搜集語料的過程中,筆者除了記錄可能偏離常位的句法成分外,亦可對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有一初步了 解,對哪種類型的對話較多出現語序異常現象有一粗略認識。

在獲得上述的整體印象後,筆者便選出幾種有代表性的話語進行錄音,然後點算在這些話語中出現異常語序的 頻率,從而對假設2作出檢驗。

在這裡必須說明筆者是以甚麼作為計算異常語序頻率的分母(Denominator)。正如很多語言學家所指出的,人們 在日常口語中的語流是連續的,有時難以確定句子的界限。事實上,在日常生活的話語中,時常出現一句話未 講完便跳到另一句的情況。因此之故,筆者在計算頻率時,並非以對話中出現的句子總數作為分母,而是以一 個較易點算的數目-話輪(Turn)數目作為分母。所謂「話輪數目」,是指對話中發話者輪流發話的次數。假如 只有一名發話者(例如新聞報導),則話輪數目為1。

檢驗假設1的結果

在搜集語料後,筆者發現多種句法成分都會出現語序異常現象。以下列出這些句法成分和筆者在實際對話中找 到的例句(為免篇幅過長,以下只在各種句法成分項下列出一個例句)。

類型例句通常語序
1. 主語後置(謂語為動詞) 有啦,你 你有啦
2. 主語後置(謂語為形容詞) 真係好唔同,兩個地方 兩個地方真係好唔同
3. 主語後置(謂語為名詞) 楷書黎喎,魏碑體 魏碑體,楷書黎喎
4. 主語後置(謂語為主謂結構) 意見有分歧,大家 大家意見有分歧
5. 小句(Subordinate Clause)主語後置 佢會覺得好重要嘅,呢45分鐘 佢會覺得呢45分鐘好重要嘅
6. 存在句(Existential Sentence,即以「有」開首的句子)主語後置 好緊張呀有人 有人好緊張呀
7. 動詞後置 Julie呀,即係 即係Julie呀
8. 賓語後置 我以前去過謘A嗰度 我以前去過嗰度
9. 中心語後置 呢個成日都會出現,個「世」字 呢個「世」字成日都會出現
10. 定語後置 本書唔見咗添,我嗰本 我嗰本書唔見咗添
11. 狀語後置 你想練幾耐呢,一日? 你想一日練幾耐呢?
12. 句子狀語後置 嗰13個人啋你都傻,當然 當然嗰13個人啋你都傻
13. 助動詞(Auxiliary Verb,亦稱「能願動詞」)後置 試過先,要 要試過先
14. 連詞(Conjunction)、連接性詞語後置 呢個課程有咩目的呢,咁樣? 咁樣呢個課程有咩目的呢?
15. 連動句的前句後置 有時遲到,返學 有時返學遲到
16. 偏句後置 會點謘A飲咗? 飲咗會點謘H
17. 連接性詞語+主語後置 可以走啦咁你 咁你可以走啦
18. 主語+動詞後置(謂語為動詞) 無野做呀,香港真係 香港真係無野做呀
19. 主語+動詞後置(謂語為小句) 羅文返生都似,我話俾你聽 我話俾你聽羅文返生都似
20. 狀語+動詞後置 邊個彈呢,唔知? 唔知邊個彈呢?
21. 主語+連動結構後置 係佢教佢地點做嘅,我地絕對有理由相信 我地絕對有理由相信係佢教佢地點做嘅

除了上述句法成分外,筆者還觀察到以下幾種特殊現象:

類型例句通常語序
22. 多重句法成分移位 應該採取咩措施呢,今次個會議,覺得點呀你? 你覺得今次個會議應該採取咩措施呢?
23. 移位成分原是分隔開的成分 你要癲下啦,咁就 咁你就要癲下啦
24. 移位成分重複前面出現過的成分 呢個都幾有趣謘A呢個 呢個都幾有趣

從上述例句可見,能夠移位的句法成分非常廣泛,不但實詞可以移位,連某些單音節的虛詞(例如「咁」)也可 以移位。不過假如我們細心分析,我們會發現語序異常現象仍然有一定限制,並非每種句法成分或詞類都可以 移位。根據筆者觀察,語序異常現象似乎有以下限制:

  1. 移位的成分必須成詞,作為詞的一部分的粘著語素(Bound Morpheme)不能移位,例如,以下句子是不可接 受的:

    *我食咗個包啦,麵(正常語序為「我食咗個麵包啦」)

  2. 某些成分或詞類似乎不能後置,包括介詞(Preposition)、某些助詞(Particle,如「嘅」、「咗」) 、量詞(Measure Word)、數詞(Numeral)、限定詞(Determiner,如「呢」、「嗰」),例如以下句子是不可 接受的:

    *佢住樓上,喺(「喺」為介詞)(正常語序為「佢住喺樓上」)
    *我食飯,咗(「咗」為助詞)(正常語序為「我食咗飯」)
    *佢有三紙,張(「張」為量詞)(正常語序為「佢有三張紙」)
    *佢有張紙,三(「三」為數詞)(正常語序為「佢有三張紙」)
    *我鍾意件,呢(「呢」為限定詞)(正常語序為「我鍾意呢件」)

  3. 以上列舉的詞類之所以不能移位,可能是由於它們必須依附著其後的詞類,例如介詞必須依附著介詞賓語( Prepositional Object)。因此當上述詞類與其所依附的詞類一起移位時,句子又變得可以接受了,例如在我所 搜集的語料中便有以下句子:

    本書唔見咗添,我嗰本(限定詞+量詞+名詞後置)(正常語序為「我嗰本書唔見咗添」)

以上論述只是筆者在觀察中所獲得的印象。要確定哪些成分或詞類不能移位,可能需要使用當代句法學所用的 「內省」(Introspective)方法,這已屬於句法學的研究課題,不在本文的研究範圍內。

檢驗假設(2)的結果:整體印象

在搜集語料的過程中,筆者獲得以下整體印象:

  1. 語序異常現象一般不出現於非對話場合和照稿讀的場合,例如新聞報導、照稿讀的節目(如節目旁述、廣告 ,以至劇集)、演講等
  2. 語序異常現象較少出現於講話者心中有「腹稿」的情況。例如筆者在收聽一個關於掌相和一個關於中醫藥 的節目時,便發覺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不高,尤其是在專家發言時。
  3. 語序異常現象較少出現於討論較嚴肅話題的場合。例如筆者在收聽一個討論時事和一個討論心理學的節目 時,較少發現語序異常的情況。
  4. 語序異常現象較多出現於說話者沒有「腹稿」、話題不太嚴肅的對話中。例如筆者在收聽某些由主持人與 聽眾討論考試、男朋友和夫妻關係的節目中,便發現較多異常語序的實例。
  5. 語序異常現象在各種形式的對話中均只佔少數,由此證明廣州話始終是一種語序相對固定的「主-動-賓」 語言。
  6. 在每一個話輪中較少出現超過一次的異常語序,而且異常語序大多出現於某一話輪的開首,較少出現於某 一話輪的中間。換言之,語序異常現象大多出現於某人回應另一個人說話時的第一句話。由此可見,語序異常 現象確是一種講話者在未經細心組織其話語的情況下匆匆說出的話語,這從另一側面佐證了語序異常現象是一 種「非正式話語」的現象。
  7. 使用異常語序的講話者在年齡、性別、教育程度、所屬社會階層方面並無明顯的分佈趨勢,既有大學講師 ,亦有中學生或家庭主婦。既有較年長的人士,亦有時下青年。這一點佐證了筆者在前面提出的語序異常現象 並非一種社會變異的說法。

檢驗假設(2)的結果:點算結果

對各種形式的對話中出現異常語序的可能性有一粗略認識後,筆者選取了三個電台節目進行錄音,並且點算在 錄音中出現的話輪數目以及異常語序的數目。現將該三個節目的類型、特點以及話語的正式程度表列如下:

表1
節目類型話語特點話語正式程度
新聞報導非對話形式,基本上照稿讀
中醫藥節目對話形式,講者有「腹稿」
青年人節目對話形式,討論考試、男朋友等話題,講者無「腹稿」

為便於比較,三個節目的錄音時間均為大約30分鐘。錄音中只包含講話,不包含播歌及廣告時間。

點算話輪數目時採取以下原則。由於在日常對話中,人們為了表示正在聆聽對方的說話(尤其是當對話雙方並非 面對面說話時),常會使用「嗯」、「呀」、「係」、「明白」等詞語。筆者認為這些詞語只是一種禮貌表現 (表示自己正在聆聽),並不構成真正的話輪(事實上對方在聽到這些詞語時一般都會不加理會而繼續說下去), 因此在點算話輪數目時不把這些禮貌式詞語計算在內。

現將點算結果表列如下:

表2
節目類別話輪數目
(1)
出現異常語序的數目
(2)
錄音時間(分鐘)
(3)
新聞報導1030
中醫藥節目2591430
青年人節目4603530

接著利用上述數據求得「平均每一話輪出現異常語序的數目」(將上表第(2)欄除以第(1)欄)和「出現異常語序 的平均時間間隔」(將上表第(3)欄除以第(2)欄),製成下表:

表3
節目類別平均每一話輪出現異常語序的數目
(2)÷(1)
出現異常語序的平均時間間隔(分鐘)
(3)÷(2)
新聞報導0無限大
中醫藥節目0.0542.14
青年人節目0.0760.857

根據上表的資料,我們可以歸納出下列各點:

  1. 隨著話語的正式程度增加,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確有依次遞減的趨勢。觀看最極端的情況,在新聞報導中 完全沒有出現異常語序,因此出現異常語序的時間間隔是無限大(即根本不會出現這種現象)。相反,在青年人 節目中,出現異常語序的平均時間間隔是0.857分鐘,即平均無需等待一分鐘便可找到一次異常語序的實例。而 中醫藥節目的出現頻率則介乎兩者中間。
  2. 上述數據從另一個側面驗證了語序異常現象在日常話語中只佔少數這一事實。根據表3,不論哪一種話語形 式,平均每一話輪出現異常語序的數目均少於1(最高者為「青年人節目」,但其數目0.076仍然遠低於1)。這即 是說,在對話中只有少數話輪會出現異常語序,絕大多數話輪的語序是正常的。而且正如前述,計算這個頻率 所用的分母是「話輪」數目而非句子數目,一個話輪中可以包含多於一個句子。這即是說,如果以句子總數作 為計算上述頻率的分母,那麼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便會更低,這再一次證明廣州話確是一種語序相對固定的語 言。
  3. 從表2的第(1)欄和第(3)欄也可看到一個有趣現象,就是單位時間內的話輪數目在不同類型的話語中各有不 同。同樣是30分鐘的錄音,新聞報導中只有一個話輪(沒有對話),而青年人節目的話輪數目卻多達460,而這一 點也是與話語的正式程度有關的。在非常正式或話題非常嚴肅的話語場合中,講話者一般都有充分時間表達其 意見,不會搶著發言或中斷別人的說話,因此單位時間內的話輪數目會較少。反之,在非正式的閒聊中,轉換 話輪的次數則較多。

總結及進一步研究的建議

以下為這項研究的總結和進一步研究的建議:

  1. 大多數句法成分都可以出現語序異常現象,從而證實了假設1。不過仍然有小部分句法成分或詞類似乎不能 移位,要證明哪些句法成分或詞類不能移位,可能需要進行句法學方面的研究。
  2. 各種句法成分出現異常語序的頻率可能並非完全一致,某些句法成分可能比其他成分較容易出現異常語序 。這項研究並未對各種成分出現異常語序頻率作出比較,這可以成為另一個研究的課題。
  3. 這項研究顯示,語序異常現象始終只佔日常對話中的一小部分,廣州話仍然是語序基本固定的語言。
  4. 這項研究亦顯示,異常語序的出現頻率大致上隨言語的正式程度而遞減,從而證實了假設2。
  5. 這項研究偏重於異常語序的表面現象,對於人們使用異常語序的原因,以及異常語序與上下文的關係,並 未進行深入分析。這可以成為進一步研究的方向。


註1:劉煥輝,《言語交際學》,(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86年7月

註2:當然也有例外,最常見的例外是廣州話的「先」字(用作狀語)的位置。在漢語普通話中,「先」字一般放 在動詞前,在廣州話中則放在動詞後。試比較「我先吃了」(普通話)和「我食先啦」(廣州話)。

註3:在漢語語法學中,「補語」是指置於謂語後補充說明謂語的句法成分,例如「他跑得很快」一句中的「得 很快」,這是現在漢語語法學界的主流看法。但高華年在其《廣州方言研究》中認為廣州話中的「補語」其實 跟「狀語」沒有分別,因此在《廣州方言研究》中他不使用「補語」此一術語,而稱這種成分為「後狀語」。

註4:「主題句」結構是指以下句子中的結構:「他的書我看過了」,其中「他的書」是「主題」,「我看過了 」是「評述」。在語義上,「他的書」是動詞「看」的「受事」(Patient),因此傳統語法學把這種現象稱為「 賓語前置」,是通常的「主-動-賓」句式的變式。但在當代漢語句法學界愈來愈多人把這種句式視為一種常式 而非變式,並稱之為「主題句」結構。


<!-- text below generated by server. PLEASE REMOVE --><!-- Counter/Statistics data collection cod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l.yimg.com/d/lib/smb/js/hosting/cp/js_source/whv2_001.js"></script><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ovisit();</script><noscript><img src="http://visit.webhosting.yahoo.com/visit.gif?us1490235192" alt="setstats" border="0" width="1" height="1"></noscrip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function (d, w) {var x = d.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var f = function () {var s = d.createElement('SCRIPT');s.type = 'text/javascript';s.async = true;s.src = "//np.lexity.com/embed/YW/be0aa169de7f441c6473361be62c9ef6?id=ddad453e7753";x.parentNode.insertBefore(s, x);};w.attachEvent ? w.attachEvent('onload',f) :w.addEventListener('load',f,false);}(document, window));</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