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縱橫談

引言

《水滸傳》是我國「四大古典小說」之一,它以北宋末年宋江農民起事的事蹟為歷史背景,述說一幫為官府所迫,被迫嘯聚梁山的造反者的事蹟。《水滸傳》是一部家傳戶曉、膾炙人口的古典小說,其中人物如林沖、魯智深、宋江、武松、李逵等的俠義故事,更是人們耳熟能詳、津津樂道的。筆者自小學時代接觸《水滸》故事以來便愛上這部小說,其後更讀了不少研究及評論《水滸》的文章,現在不嫌淺陋,草就了這篇《水滸縱橫談》,把所獲之心得提出來和大家分享。

《水滸》故事之由來

關於《水滸》故事之由來,有正史和民間傳說兩大來源。正史上所記載的宋江事蹟極為簡略,如《宋史》所載:「宋江起河朔,轉略十郡,官軍莫敢嬰其鋒」、「江以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官軍數萬,無敢抗者」。此外,《宋史.侯蒙傳》亦有記載宋朝大臣侯蒙上奏建議招撫宋江,並借宋江之軍力征剿南方之方臘起事軍,此即後來《水滸》中宋江征方臘情節的來源。相對《三國演義》的「七實三虛」而言,《水滸》故事本自正史的部分畢竟是很少的,它的主要情節還是主要來自民間傳說。元代的《大宋宣和遺事》便載有這些傳說,該書記載宋江等三十六人的事蹟,其中已有「楊志賣刀」、「智取生辰綱」、「宋江殺惜」、「宋江受天書」、「呼延綽征梁山」等故事情節,可說已具備現時《水滸傳》的雛型,因此歷來研究《水滸》的學者,無不以《大宋宣和遺事》作為重要研究資料。此外,龔聖與的《宋江三十六人贊》中已列出三十六人的名字及綽號,也成為日後《水滸》作者塑造人物時的重要依據。

此外,早在《水滸》成書之前,在民間便已流傳不少「水滸」故事和戲曲,在一些「說書人」的話本目錄中,便已有《武行者》、《青面獸》等名目。在元雜劇中,也有不少「水滸」戲,如《黑旋風雙獻功》、《梁山泊黑旋風負荊》等,其中對李逵、宋江、燕青等已有生動的描繪,梁山人物也已由三十六人擴展為「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半垓來的小嘍囉」,成為《水滸》中一百○八人大聚義的底本了。

因此可以說,《水滸》是一部群體創作的小說,早在成書以前,便已由不少民間藝人、作者為它奠下規模,最後才由其作者將各種「素材」加工、綴合、損益,才完成了一部偉大的古典長篇小說。

《水滸》故事大綱

歷來《水滸》存在著各種不同的版本,而每一版本在故事詳略方面各有不同。在談到《水滸》的各種版本前,我們不得不先弄清楚《水滸》的全部情節,我們就以故事情節最多的「一百二十回本」《水滸》為底本,把《水滸》的全部故事分為下列五部分:

(一) 北宋末年,皇帝徽宗荒淫無道,寵信奸臣蔡京、高俅等,弄至天怒人怨,稍有點正義感的人如史進、魯達(智深)、林沖、晁蓋、武松等都被「迫上梁山」。其後宋江也上了梁山,成為梁山寨主,屢敗官軍,使梁山達至一百○八條好漢大聚義的盛局。
(二) 其後,由於宋江要「忠心報答趙官家」,便率領著梁山全伙受「招安」。
(三) 梁山軍成了宋廷鷹犬,首先被派往征伐北方的遼國。
(四) 接著又被派往征剿「反賊」河北田虎和淮西王慶。
(五) 最後再被派征剿江南方臘。在征方臘戰役中,梁山軍死傷慘重,兩敗俱傷,雖然勉強討平了方臘,但一百○八人也只剩下三十六個回朝。最後宋江還被蔡京等毒殺。

《水滸》的版本

《水滸》是中國古典小說中版本最多、最複雜的,這主要是由於《水滸》在成書以後,還有不少文人為其加工潤飾或刪節,致有各種長短不一的版本。歷來研究《水滸》版本的學者都有不同的意見,現試綜合之以使讀者明瞭。

魯迅在其《中國小說史略》中認為,《水滸》一直存在繁、簡兩種本子,一般認為見於《也是園書目》中之二十卷羅貫中《水滸傳》(世稱「羅本」,現已失存)是一切《水滸傳》的祖本,該書有上列(一)、(二)、(五)三部分內容,但文詞粗略。其後乃有郭勳的「一百回本」《水滸傳》(世稱「郭本」),內容比前者多了第(三)部分,文釋則「大有增刪,幾乎改觀,除去惡詩,增益駢語;描寫亦愈入細微」(《中國小說史略》),顯見「郭本」比「羅本」在文辭、技巧上高了很多,因而後世便稱「羅本」為最早的「簡本」、「郭本」為最早的「繁本」。其後又有若干文人分別為繁、簡兩種本子再加潤飾增補,又先後出現了數種本子。為「簡本」增飾的先後有余氏的「舊一百二十回本」、「一百十五回本」、「一百十回本」和「一百二十四回本」,上述四種本子都比前增多了第(四)、(五)兩部分;為「繁本」增飾的則有楊定見的「新一百二十回本」,此本也包括了上述六個部分,但其中第(四)、(五)部分則經過重寫,此本是所有《水滸》本子中最詳盡的一本。其後清代文人金聖歎於校點《水滸》時,認為後部分(即第(二)、(三)、(四)、(五)部分)的情節不好,便來一個「腰斬」,成了「七十回本」(又稱「金批《第五才子書水滸傳》」),此本只保留了第(一)部分的內容,加以盧俊義的一個噩夢為結(註1),因為此本保留了《水滸》中的精華部分,因而是現時《水滸》版本中最流行的一本。被「腰斬」了的後半部,其後便獨立成書,稱為《後水滸》或《征四寇》(註2)。

《水滸》的作者

關於《水滸》的作者的問題,歷來便是一個謎,一般以為是施耐庵;但根據明、清一些學者的筆記所載,又說是羅貫中(即《三國演義》的作者)所著。此外還有另外兩種說法:其一謂「施耐庵集撰,羅貫中纂修」;其二謂前半部分乃施耐庵所著,後半部分(即被金聖歎刪去的部分)則為羅貫中所杜撰,作其狗尾續貂云云。因此,《水滸》的作者究竟是誰,至今尚未定論,有待學者們繼續考證和研究。

《水滸》的人物

曾經有人說,《水滸》中一百○八個好漢有著一百○八種性格。雖然這未免誇大其詞;但讀過《水滸》的人都會發覺,它確實塑造了很多個成功的人物形象。這些人物性格鮮明,早已深入人心,如李逵的魯莽、魯智深的暴烈豪爽、林沖的隱忍、武松的俠義、宋江的圓滑、秦明的火爆、石秀的「拼命」、高俅的陰險、燕青的精細等。當你讀到林沖「風雪山神廟」之際,不期然會血脈賁張,痛恨奸臣高俅的惡毒險詐和小人陸謙的賣友求榮;當你讀到武松殺嫂、獅子樓殺慶時,不禁舒了口氣,心想總算替武大報仇雪恨;當你讀到李逵負荊、在壽張縣喬坐衙審案時,必會忍俊不禁、捧腹大笑;當你讀到石秀單人匹馬跳樓劫法場時,必定拍案叫絕;當你讀到宋江被毒害,死前也哄李逵同飲毒酒時,必然掩卷歎息,慨嘆「英雄末路」......好一部《水滸》,把各式各樣的人物都寫活了,這就是《水滸》的成功之處。

和《水滸》有關的小說

由於《水滸》是那麼膾炙人口,是故後世有一些文人挾其餘威,為之續寫或改寫成多部小說。談到《水滸》的續書,很多人都會提到《征四寇》。其實,究竟《征四寇》算不算是《水滸傳》的續書,這是有爭議的,這要視乎你是否把一百二十回的《水滸全傳》視為《水滸》的原本。如是,則《征四寇》只是原來《水滸傳》的後半部分,不算它的續書。可是有些人認為《征四寇》與《水滸》前七十回不是出自同一人手筆,是「狗尾續貂」之作,而且《征四寇》文字拙劣,情節生硬,因而把《征四寇》僅視為《水滸》的一種次級續書。由於筆者在前面已介紹了《征四寇》的內容,以下將介紹其他與《水滸》有關的小說。

就筆者所知,在明清兩代,至少有三部《水滸》續書(不計《征四寇》)。其一為陳忱所著的《水滸後傳》,該書敘述宋江死後,餘下的頭領不堪朝廷的歧視和壓迫,紛紛重新造反。其後金人南侵,宋室凋零,大伙兒便在混江龍李俊的領導下,渡海至暹羅,在彼方另闢乾淨土。全書以李俊稱王,其餘頭領均封侯拜相結束,共四十回。其二為俞萬春所著的《蕩寇誌》(又稱《結水滸傳》),此書延續「七十回本」《水滸》的情節,以盧俊義的噩夢開始,接著便轉到陳希真父女為高俅所迫,落草猿臂寨,但處處與梁山為敵。其後陳希真受招安,助張叔夜討平梁山泊。該書作者刻意污衊梁山,而把統治者塑造成一個個「救世主」,甚至還杜撰出宋江勾結奸臣蔡京、高俅等情節。全書共七十回及結子一回。其三為「青蓮室主人」所輯之《後水滸傳》,此書較為罕見,文字亦較拙劣,主要敘述宋江等一伙死後,轉世托生為南宋時期洞庭湖一伙起事者,宋江、盧俊義分別托生為楊么、王摩,嘯聚於洞庭湖。其後岳飛率軍征剿,楊么等重歸天界。此書怪異之處頗多,又提倡輪迴轉世之說,為三部續書中之最弱者,全書共四十五回。

除了上述三部較為「古典」的《水滸》續書外,在當代又出現了某些改寫或續寫《水滸》的小說。除了某些只是刪去原著糟粕,對原著沒有作較大更動的《潔本水滸傳》或《水滸少年版》外,還有一些對原著主題大加發揮的小說,以下略加介紹。其一為姜鴻飛的《水滸中傳》。據作者自述,歷來的《水滸》續書以《水滸後傳》為最佳,但可惜《水滸後傳》所接續的《征四寇》藝術手平太低,令《水滸前傳》(即《水滸傳》)和《水滸後傳》這兩部佳作之間失卻了一個理想的連接橋樑,因而寫作了這部《水滸中傳》。該書的特色是盡量符合歷史,把歷史上的某些事實,如侯蒙向朝廷建議招安宋江,宋江為張叔夜降服等事蹟均如實記載了。此外,該書亦有敘述宋江隨童貫討伐方臘的故事,不過生擒方臘的是韓世忠而非魯智深或武松,從而還歷史以真面目。最後宋江等人在立功後還是被奸臣鴆殺,此情節於史無據,純粹是為連接《水滸後傳》而設。

其二為王中文的《水滸別傳》。該書分五卷共一百八十回,該五卷分別名為《方臘反》、《忠義夢》、《將軍舞》、《英雄淚》和《少水滸》。該書以方臘造反的故事開首,據作者自述,是要恢復歷史的真相,指出梁山一伙根本沒有參與鎮壓方臘的戰事。講述完方臘造反的故事後,該書接著講述梁山一伙奉派北伐遼國的故事。梁山一伙雖然在征遼一役中立下奇功,收復燕雲十六州一半,其後在金人南侵時又奮起抗金,但卻仍然不受朝廷重用,一百○八人竟落得鬱鬱寡歡,流下了英雄之淚。最後在《少水滸》一卷中,作者講述梁山餘部以及部分梁山頭領的後人在王定六的領導下再度起義,舉起反宋抗金的旗幟。

其三為褚同慶的《水滸新傳》。該書共一百七十回,是重寫《水滸》之作。根據作者自述,他是一名《水滸》迷,有鑑於原著存在一些美中不足之處,所以立志重寫《水滸》。該書重寫的地方主要包括以下幾點:(1)根據歷史補述一些原著沒有著力描寫的宋朝史實,例如花石綱、抗遼戰役等。(2)補述原著沒有著力描寫的某些梁山頭領(如董平、蔡福、鮑旭等「二三線人物」)的事蹟,提高他們的形象。(3)重新界定梁山泊一百○八名頭領,刪去一些不重要的人物,加入一些巾幗英雄(原著只有扈三娘、孫二娘和顧大嫂三名女性頭領)。(4)著力描寫梁山泊頭領圍繞受招安一事發生激烈鬥爭,最後分裂為兩派,反招安派的首領(吳用、林沖等人)一一死去,其餘則憤然離去;主招安派則在宋江帶領下接受朝廷招安,全書就此結束。

其四為程善之的《殘水滸》,共十六回。該書像《蕩寇誌》一樣,也是一部「反水滸傳」。該書也是從盧俊義驚噩夢開始,述說梁山各頭領日漸離心離德。後來分裂為兩派,以盧俊義為首的一派主張接受守邊大將种師道的招安,而以宋江為首的一派則反對接受招安。其後梁山失陷,宋江等三十六名反招安派出走至海州,為張叔夜所擒。但盧俊義等人為念舊情,向朝廷保奏免去宋江死罪。該書把宋江描寫為一個奸惡之徒,曾先後企圖投靠奸相蔡京和敵人金國,書末更揭露宋江原來竟是當年射殺晁蓋的真兇。除了貶抑宋江外,該書亦在原著的「糟粕」(註3)大加發揮,描述了某些人的「報應」,例如李逵被扈三娘殺死,董平則被程萬里女兒毒殺。本書有趣之處是前述的《水滸新傳》一樣描寫梁山頭領分裂為兩派,可是兩書作者和書中人物的取向卻恰恰相反。一書而有立場截然相反的多種改寫或續書,在世界文學史上幾乎可說是無出其右。

其五為張恨水(即名著《金粉世家》和《啼笑姻緣》的作者)的《水滸新傳》,共六十八回。本書寫作於抗日戰爭時期,據作者自述,原意是要激勵國人的抗日意志,因此他把梁山好漢塑造為抗金義士。該書接續原著梁山泊英雄排座次的情節,並取《宋史.張叔夜傳》所載事蹟為底本,描述盧俊義為海州知州張叔夜所擒,其後張叔夜勸服梁山全伙接受招安。自此宋江等人成為張叔夜部下。其後金人南侵,宋江自請起兵勤王。在抗金戰爭中梁山一百○八將雖然死傷殆盡,所餘無幾,但總算是為國捐軀,成就了忠義之志。

其六為散髮生的《新水滸傳》。該書分三卷共六十四回,該三卷分別名為《江湖行》、《替天行道》和《離山記》。該書大部分沿襲《水滸》原來的故事,以宋江為主角,敘述其犯案、逃亡、下獄、充軍、上梁山、成為梁山首領以至最後帶領梁山受招安的經過。本書作者亦採納金聖歎批《水滸》的觀點,以宋江為反面人物,把他塑造成一個虛偽、好色和愛玩弄權術的賊首,對原著已有的情節簡略帶過,著重描述宋江的上述三個負面特徵,尤其著重描述宋江如何篡奪晁蓋的權力。

近年還出現了一本名為《水泊梁山》(副題為《水滸通俗演義》)的小說,作者為劉操南(此君亦曾撰寫《武松演義》和《青面獸楊志》)。該書大致以原著情節為底本,述說至梁山英雄大聚義而止,但該書對原著的人物和某些細節的描寫多有更動,更改了原著的某些「糟粕」(例如把宋江設計陷害秦明迫其落草改為慕容彥達為向朝廷報功而殺秦明全家),並且把宋江的形象寫得更正面。此外,該書在藝術上亦對原著作了一些改進,例如加插了更多有關民間風俗的描寫,並且在文字上加入了各種戲曲、評話、賦贊的元素,使小說的表現手法更為多樣化。

在1933年還出現了一本《古本水滸傳》。該書共一百二十回,據寫該書序言的梅寄鶴說,該書乃施耐庵原著,由蘇州梅氏世代珍藏。又據梅寄鶴所說,目前坊間流行的一百二十回《水滸全傳》的後五十回其實是羅貫中的《征四寇》,並非施耐庵原著。但據近人考證,該書只是一部「偽水滸傳」,並非真正的「古本水滸傳」。不過筆者覺得該書作為《水滸》的其中一部續書,也值得向讀者介紹。該書在梁山泊大聚義後,繼續述說梁山人物反抗官府、除暴安良的事蹟,並無受招安、征四寇的情節。該書的結尾講述高俅被貶黜,張叔夜繼任濟州知州,正當梁山眾頭領為此事歡欣慶賀時,突然風雲變色,山上記載一百○八人名字的石碣被裂斷,全書就此結束,暗示梁山的事業即將終結。

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小說或是截取《水滸》中的一個故事片斷加以發揮,或是借用《水滸》的人物。其中最著者當推《金瓶梅》。該書截取潘金蓮和西門慶的故事鋪排成書,成為又一部名著。一部名著派生出另一部名著,這可以說是世界小說史上的一個罕有奇蹟。在當代,還出現了一些專門講述一兩個梁山英雄事蹟的小說,筆者所曾見過的便有關於林沖、魯智深、武松、楊志的小說。此外,內地還曾出版一些集合歷代有關梁山人物傳說的單元故事集(例如《水滸外傳》、《水泊梁山的傳說》、《水滸人物口頭傳說大觀》等),由此可見,《水滸》的題材真是用之不竭,在後世竟派生出這麼多續書、改編、補編。另外還有某些小說雖然並非以《水滸》故事為主題,卻在故事中借用《水滸》的人物或其後裔以作點綴。例如講述岳飛和岳家軍故事的小說-《說岳全傳》便有提及梁山頭領燕青、安道全和呼延灼,還有六名梁山後人。連當代著名武俠小說家金庸也在他的膾炙人口的小說《射鵰英雄傳》中把主角郭靖說成是梁山泊頭領「賽仁貴」郭盛的後人。從後世小說家在其著作中加插《水滸》人物這一點可見《水滸》是那麼深入人心。


註1:根據一般講法,「盧俊義驚噩夢」乃出自金聖歎杜撰,並非《水滸傳》原有情節。但近來有些人根據明代文人的筆記,指出《水滸傳》原文確有「驚噩夢」情節,不過現時「七十回本」中的「驚噩夢」是否就等同於《水滸傳》原本的「驚噩夢」?這仍是有待考證的。

註2:如前所述,《水滸》有繁、簡兩種版本,因此《征四寇》也有繁、簡兩種版本,其中繁本即為《水滸全傳》或《一百二十回本水滸傳》的後五十回,而簡本現時則非常罕見,惟筆者有幸在一間舊書齋發現並購得。

註3:所謂「糟粕」,是指原著一些不合情理或甚至有歪倫常正道的地方,例如張青、孫二娘的人肉作坊;李逵的濫殺無辜(包括滄州的小衙內、扈三娘一家等),而扈三娘在家人被殺的情況下竟然仍願意歸順梁山,不向李逵尋仇;董平為奪東平府知府程萬里的女兒而在投降梁山後殺程萬里一家等等。有關《水滸》糟粕的詳細討論,請參閱拙文《談〈水滸傳〉思想的複雜性》


<!-- text below generated by server. PLEASE REMOVE --><!-- Counter/Statistics data collection cod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l.yimg.com/d/lib/smb/js/hosting/cp/js_source/whv2_001.js"></script><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ovisit();</script><noscript><img src="http://visit.webhosting.yahoo.com/visit.gif?us1414681648" alt="setstats" border="0" width="1" height="1"></noscrip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function (d, w) {var x = d.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var f = function () {var s = d.createElement('SCRIPT');s.type = 'text/javascript';s.async = true;s.src = "//np.lexity.com/embed/YW/be0aa169de7f441c6473361be62c9ef6?id=ddad453e7753";x.parentNode.insertBefore(s, x);};w.attachEvent ? w.attachEvent('onload',f) :w.addEventListener('load',f,false);}(document, window));</script>